『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到底為什麼要殺掉「妳」?』

  幻實,把可以把想到的東西變成真實的這個能力丟給我們現在業主的這個神子,她離開前說的話讓我很在意。

  之前我被追殺只想著要快點躲過、避開,一直都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以前的我追殺我的原因,如果她真的要我死又何必在警告過後讓我每次都有機會避開死劫?

  她在過去的時間點,多的是機會可以讓我看到的安全未來再出手殺我,如果「我」真的想要殺掉現在的我,我現在的想法當然就是杜絕所有我可以得到資源的途徑,甚至在我意識到有「預言」這回事之前就把我自己殺了。

  那她為什麼要這麼故意讓我命懸一線?

  我不懂,這種詭異的問題大概要腦袋跟她一樣奇怪的錫斯特才回答的出來,不過那也要錫斯特知道的一切跟以前的我知道的一樣多。

  我看著錫斯特,他好像已經說服業主,至少業主現在很心動地一直偷看我這邊,如果是錫斯特,我只要把跟其他神子有在聯絡的事情告訴他、把從那些神子那邊知道的事情也一併說出來……他應該就會想到那個詭異的為什麼吧。

  我們在這裡等了一下,好不容易沙娜跟紅楓都恢復正常的時候錫斯特走了回來,身後還跟著業主跟另一個冒險隊的四個人。

  他們四個還真是好人,八成是路上看到馬車翻覆,管他是商隊還是山賊都會去幫忙的那種善心人士吧。

  「把這個空間解除。」錫斯特笑著對我說,我從頭到尾都沒說要解除這個空間是靠我,只好默默的用水晶球砸他的腳,看他會不會正常一點。

  就算水晶球多兩條裂縫,一樣可以當放大鏡用。

  錫斯特什麼都沒說,撿起我的水晶球還給我。

  現在才想到要保持形象已經沒用了吧,這麼愛演的個性不知道像他爸還是他媽。

  我走到業主身邊,小聲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剛開始她還很不敢相信地看著我,我用平穩的聲調重複幾次之後她妥協了,終於願意照著我說的去嘗試。

  她閉上眼睛,嘴裡碎念著。

  ¬我剛剛跟她說:閉上眼睛,剩下的我們會處理。

  我看著業主,她的身高介於我跟錫斯特中間,跟幻實差不了多少。

  解決這件事主要就是靠幻實硬塞在她身上的能力,我想,變個可以解決這件事情的神子就可以了吧;最直接就是把幻實變出來,不過我在想到這個方法的當下,心裡冒出一個神子。

  我靠在業主身側,嘴唇離她的右耳只有半個手掌寬。「妳面前出現一個很特別的人……」

  我的聲音以女性為標準算比較低沉,業主一開始有點不適的縮了下脖子,話語說到後端她漸漸放鬆。

  「……黑髮黑眼嗎?」

  我知道這個世界這樣的外表很特殊,不過聽到別人說,不是很開心。

  「還有黑色的祭司服。」我知道有這樣的一個神子,以前的我跟她見過幾面,但是她的雙眼黑得深沉、暗得卻很多彩。

  「黑色祭司服……」業主皺起眉努力想,她的眼前跟著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跟紅楓差不多高,不過看紅楓的表情就知道那個模糊的身影還是比她高了一點。

  看到那團黑霧漸漸成形,我忽然想到要跟她交涉會用到的東西,立刻轉頭要紅楓去廚房拿。

  當她在業主面前完全成形,紅楓也從廚房回來了,手上拿著我要她去拿的東西,不過看她手上幾乎有半個她大的籃子,八成不是用要的,是用搶的。

  我在「她」綻出燦爛笑容之前早一步接手紅楓手中的籃子,雖然這個東西不重,不過裝滿一整籃還是很有份量。

  「喔喔!帕多尼亞!」紅楓直接往她撲飛過去,抱住對方的同時還用風魔法讓自己漂浮在空中,硬是要比對方高半個頭。「紅楓超久沒看到帕多尼亞了,幸好帕多尼亞沒長高!」

  我不知道她們認識,我只是剛好眨眼的時候看到紅楓會撲飛過去。

  就在我想要怎麼跟她交涉,錫斯特忽然把我往後拉,我還一頭霧水,紅楓就被她用冰錐打飛出去。

  紅楓被打飛後漂浮在半空中,依舊笑得很開心。

  「帕多尼亞還是超強的,跟紅楓一起把這艘船毀掉吧!」

  對於紅楓的歡樂提議,她跟三笨蛋的另外兩個直接用魔法攻擊過去。

  我看著錫斯特,為什麼他會知道這個神子會被紅楓的話惹火?

  「同類很容易相聚。」錫斯特眨眨眼,眼神有意無意地在我跟紅楓之間流轉。

  「恩……我懂。」這個笨蛋王。

  業主被紅楓的歡樂還有魔法的吵鬧聲嚇到睜開眼睛,她看著我們,另一組冒險隊也走到業主身邊很戒備的看著我們。

  我抱著籃子站到紅楓口中的「帕多尼亞」身邊,對我來說這個名字很陌生,記憶裡一次都沒有聽過,我片段取回來的神子記憶中,她叫做重生。

  「要吃嗎?」我抱著籃子看她。

  上一秒她還一臉笑容用各種魔法攻擊紅楓,這一秒她看著我,笑容變得有點低智商的單純。

  「好!」她把整個籃子都抱走,籃子裡的草莓沒幾秒就被她掃進口中大半。

  這樣吃東西有夠噁心。

  「有個叫做幻實的神子把自己的能力用到普通人的身上,她很煩惱,妳有辦法嗎?」我直接在重生吃東西的時候跟她說,她會不會答應我沒看到,我只看到她看著我、看著草莓、看著業主的那雙眼,燦爛得不像深黑色。

  「就砍掉重練啊。」帕多尼亞說的話讓業主那邊等五個人戒備,不過我聽到她說這句話,放心下來。

  「妳願意幫忙嗎?」關於神子的記憶回來的不多,所以沒有以前的我惡搞我的時候頭那麼痛,不過重要的我多少都知道了。

  神子的能力跟我記憶中的名字是相等的,既然她叫重生,那麼她會做的事情當然就是把人砍掉重練吧。

  帕多尼亞停下動作看著我,她食指跟拇指輕捏著的半顆草莓抵在唇上、另外一半已經被她咬進嘴裡。

  「恩……反正我也有事要找祂。」她很乾脆地吞下那半顆草莓,轉身,指尖凝出冰刃劃破業主的額頭。

  另一個冒險隊看到她的舉動立刻攻擊過來,隊上唯一的女子手上的鐵爪才剛掃向重生就被錫斯特擋住。

  其他三人各被風、火、水牆包圍住,連人影都看不到。

  「三號,聽到我的聲音就快點把這傢伙身上的怪東西拿掉,然後送我回去!」她喊得很大聲,跟業主相抵的額間瞬間發出金色強光。

  雖然我有用眼角從水晶球中瞄到這一幕,但是閉上眼睛的速度慢了一點,眼睛依舊被刺得很痛。

  幾秒後我慢慢張開眼睛,重生已經消失不見,連同她抱著的那籃草莓。

  業主看著我,一臉問號還驚魂未定。

  我低頭看著水晶球幾秒,抬頭看著業主。「妳的能力消失了。」

  順便往旁邊走兩步,讓從天而降的火球雨不要燒到我。

  業主被硬塞的能力、重生的能力、幻實說的話,還有剛剛在我看完水晶球才落下來的火球雨。

  我大概可以確定幻實知道以前的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刻意」對我下手,也知道那些神子們的能力到底有多恐怖了。

  看著禔傑操縱海水把我身邊甲板的火熄滅,我決定要把一切都跟錫斯特說,因為我不想自己去猜測以前的我,如果不能跟錫斯特說這些,她也會阻止我。

  業主很認真的看著我,我也只好看回去。

  額頭被劃一痕多年的煩惱就可以消失不見,無論是誰都不會相信吧,所以我很有耐心等業主閉上眼睛測試。

  她的測試結果看她越見開心的表情就知道,總之這件事情解決了,雖然過程很混亂而且莫名其妙。

  業主測試到自己確定後,她張開眼睛,一臉感動地看著我,眼角的淚水氾濫得很嚴重。

  「謝謝妳──」

  業主撲了過來,錫斯特把我抓開讓她撲空。

  「報酬拿來,感謝就免了。」錫斯特把我抱在懷裡,話說的很理所當然。

  「啊,好!」業主從衣袖裡拿出一張看起來像船票的紙、還有一個木牌。

  錫斯特不是這麼客氣的人,只跟對方要這些東西?

  錫斯特接過手,我才想看,他又把那些東西丟給沙娜。「燒了。」

  「那個木牌是甚麼?」既然錫斯特把我抱在懷裡,我就乾脆踩在他腳上。

  「報酬啊。」錫斯特把我攔腰舉起來,完全不哭訴他腳背上的鞋印。「我要她放棄神魔大陸王子的未婚妻身分。」

  「……你跟業主要一個只關係你的東西?」隊長是這樣當的?

  「哪有?」錫斯特硬把我轉過身,嘴巴很欠打的微嘟起來。「跟妳也很有關係吧。」

  一點都沒有!

  我很想打錫斯特而且我知道他不會閃、只會事後假痛趁機哭訴,不過我現在還有比跟他瞎扯更重要的事情。

  「給業主能力的神子、剛剛出現的『帕多尼亞』,我都認識。」錫斯特的臉嚴肅了一秒鐘,隨即轉頭看著三笨蛋。

  「工作結束了,自己去玩吧!」

  「耶!紅楓剛剛去廚房順路看到賭場結果都賭不中,逸黔跟紅楓去賭兩把!」紅楓一聽到放假,立刻把我從錫斯特的手中搶過去,飛到船艙內的賭場。

  我在一堆複雜賭博的機器前坐下時,超希望紅楓的風魔法消失。

  飛這麼快讓我不敢張開嘴巴,就怕等等吐出來。

  而且我還要跟錫斯特說那些神子的事情啊……要我一個人處理根本不可能,要紅楓幫我處理……

  我抬頭看著正在跟賭場人員吐舌頭示威的紅楓,想也不必想了。

  我轉回頭看著眼前莫名其妙的機器,跟錫斯特說清楚之前幫紅楓賭兩把可以,不過……這東西要怎麼玩?

  一個很亮的方格子中有幾種不同的水果圖案分在三個小方格裡,三個方格下面還各有個按鈕,機器旁邊還有根桿子頂端結了顆紅色的球,那又要幹嘛的?

  「我不會玩。」如果是說賭大小或者賭馬賽我會,這種一眼就知道是機械大陸的產物,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下手。

  「就在這邊投金幣啊──」紅楓在那三個按鈕下面我沒注意到的小縫隙投下金幣,接著握住那個詭異的桿子。「然後拉這個──」

  紅楓一拉那個奇怪的桿子,方格裡的三個水果圖案開始變換,速度快到根本看不到。

  「然後按按鈕就會停下來了,三個圖案一樣就可以贏金幣了,剛剛紅楓輸了十幾個,被那邊的傢伙笑了,逸黔幫紅楓贏回來!」紅楓氣鼓了臉頰,看起來比鬧脾氣的錫斯特可愛很多。

  我當然會幫她,面子是一回事,我可沒忘記紅楓沒有個人戶頭,錢都是從隊伍的帳戶領的。

  我轉回頭看眼前跑的迅速的水果圖案,閉上一隻眼睛看預言,看到可以連線的結果,不過出手要很準。

  我試著按了一個,中到櫻桃的圖案。

  再按一個,差點從櫻桃變成橘子。

  最後一個出手的機會很少,雖然知道要甚麼時候按,可是我的手根本跟不上水果圖的速度。

  再十幾秒後這個水果圖就會自己停下來,會停格在西瓜的圖,那樣就沒中了。

  「十五格……」我知道出手的時機,不過手跟不上也沒有用……

  我閉上眼睛看這時候出手會不會中,卻感覺到有人的手壓上我的肩膀。

  轉頭看,錫斯特跟另外兩個笨蛋來了。

  「錫斯特,我說完話的五秒後,按剩下的按鈕。」錫斯特對我挑眉。

  我說完話之後五秒,錫斯特按下了按鈕,一秒不差。

  方格內的水果圖案跑得越來越慢,最後,停在西瓜後面的櫻桃圖案。

  機器忽然發出很吵鬧的聲音跟光線,我站起來走到錫斯特背後;看到錫斯特按中櫻桃圖案後,我才注意到我的腳附近有個大洞,不管那是甚麼我絕對不認為那個向下的斜度面對我的腳出來的東西不會砸到我。

  所以我離開座位,下一秒,十幾個金幣從那個洞掉出來。

  原來是這樣玩的……賭博不是好事我知道,不過讓客人用這種被錢砸爛腳的方式親身體會賭博的壞處,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那台、那台、還有那台,很容易中獎。」我閉上眼睛看了下,大概想了一下三笨蛋在每一台玩的情況,看到適合他們的機器就把他們打發走了。

  「紅楓要把賭場贏垮!」紅楓撈起的上的金幣平分給我們幾個,很開心地跑走了。

  「自從那次賭場不知道為什麼火燒了後,就沒再賭過了呢。」我相信那間賭場的起火原因絕對就在我眼前。

  禔傑跟著沙娜離開,我則是拉著錫斯特坐回這台機器面前。

  我把幻實跟我說的話說給錫斯特聽,還有,「我」在天界跟幻實相遇的那天,她跟被潘朵拉抱在懷裡的我見面的事情。

  大概是這間賭場太多機器、每個機器又都發出刺眼的光芒,我才會看到錫斯特的表情瞬間充滿怒氣。

  「還有,剛剛那個『帕多尼亞』,我很久以前見過她兩次,她在天界叫做重生,可以讓人活著輪迴。」幻實跟重生,我兩個都不是很熟,不過她們的能力我都很有印象,雖然只有一點點記憶片段,不過那種強到不是人的能力要沒有印象太難了。

  我一邊跟錫斯特說,一邊無聊的試著這台機器。

  我看的到它同樣圖案的時候,不過玩了幾次手就是跟不上腦中想的速度,最後只好放棄,反正賭博也不是我的興趣,只是生活的手段之一。

  這次,我連有在跟其他神子連絡的事情一並說了出來,說出來那瞬間,賭場一個服務生忽然把手上的杯盤砸了過來,錫斯特一劍打掉所有酒杯,瞪了他一眼。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我只是、只是──」服務生衝過來把我們身邊的東西清乾淨後匆忙跑走,過沒幾秒看起來像管理階層的人過來跟我們道歉,我跟錫斯特只是搖頭表示不需要他們的賠償,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損失。

  「……就這樣。」我知道的也只有以前的我可能要殺我又可能沒打算殺我,參加那場神子戰爭的神子們希望我加入、以前的我不希望我加入,至於我身為神子的記憶、還有待在這個世界的以前的記憶,以前的我根本就不希望我記起來,雖然我還是想起來一點了。

  我把知道的全都跟錫斯特講、猜測的也跟錫斯特說。

  錫斯特的皺眉時間不到一分鐘讓人火大。

  很多能力是與生俱來的,不過有的人連聰明都是與生俱來的,一想到就讓人火大,特別是那個人還是錫斯特。

  想了幾分鐘,錫斯特露出笑容看著我。

  他不說話,我繼續玩眼前的機器。

  如果他想到卻不跟我說,那我會後悔跟他說吧。

  好歹我也算是「賭上性命」跟他說這些話,如果他知道我的處境到底算怎樣卻又不跟我說,真的會讓人心情很不好。

  我投下手上的最後一枚金幣、拉下桿子、按了第一個按鈕,數字七。

  為什麼剛剛都只出現水果的畫面會出現七?

  我按了第二個按鈕,瞄準七去按,差一點點就變成別的圖案。

  第三個按鈕我又掙扎了很久,無論最後按的是中間或者兩邊的按鈕,只要它是最後就最難按,不過一次按三個又不會連成一線,這種賭法好累。

  我伸出手打算隨便按掉這一局,錫斯特快我一秒按下最後一個鈕,方格中的圖案停留在七。

  三個七連成一線,這台機器比一開始我幫紅楓報仇的時候更吵。

  「我懂了。」錫斯特把我抱到他腳上,這種情況跟我小時候我爸抱我好像。「以前的妳要妳嫁給我。」

  ……我爸沒有戀童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