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乖乖恨我吧。」抬頭看著天空,逸黔嘆了口氣但又露出微笑。

 

  皺著眉的淺笑總讓人心疼,即便錫斯特是站在宮殿內透過落地窗看到逸黔獨自一人靠在陽台邊的背影,他也知道逸黔又在算計未來。

 

  他移動腳步往她的方向走,身邊的侍衛快他一步替他推開落地窗。

 

  當他的身形離落寞的逸黔只剩兩、三步,逸黔轉過身來,笑容可掬。

 

  「偉大的國王陛下從魔法大陸回來了啊。」開口,話中帶刺。「如何?魔法大陸有心和神魔大陸合作,開通來往航道的誠意嗎?」

 

  錫斯特被她帶刺的話攻擊,走過去抱住逸黔,把她的頭按進自己胸口。

 

  「跟妳預言的一模一樣,那些老頭完全不想開放航路。」輕撫逸黔的長髮,錫斯特臉上笑容跟他的語氣完全搭不上。「說什麼三個大陸要是能自由自在的來去,就太容易引起混亂。」

 

  「根本就是不希望魔法人才流到其他大陸,真不曉得要怎麼說服那些老頭,妳什麼時候才要跟我一起去魔法大陸?好歹也要回娘家吧?」

 

  錫斯特無關緊要的抱怨,話題還越扯越遠。

 

  逸黔則是窩在他懷裡,淚流不止。

 

  看預言很累,要改變自己的未來更要時時注意一切的可能變動因素,更何況還要讓以後的自己恨自己、讓自己喜歡的人恨自己、讓自己的同伴們恨自己……除了眼淚之外還有甚麼東西可以流走自取厭惡的這種痛苦。

 

  她不是精神有問題,每天盡全力的想要殺死以後那個可能參加戰爭跟神戰鬥的自己、每天想盡辦法讓這個世界可以維持幾千年的和平導向毀滅……做這麼多都是為了改變神子戰爭中,神子絕對會敗亡的結局。

 

  結果,搞得連自己的同伴都厭惡她。

 

  再過個十幾年,她連這個依靠的懷抱都不會有了……

 

  一想到這裡她好想乾脆放棄神子戰爭,可是一想到被神抓住的同伴,她就沒辦法讓神子戰爭導向敗亡結果,就算她不想理會跟她同樣身分的其他神子的命運,她也絕對要救出潘朵拉,早在被推落這個世界就發過誓無論如何都要救出潘朵拉。

 

  所以,遲早有一天也要讓這個懷抱放手,親手將自己推落地獄。

 

  不過那還有十幾年,趁現在還可以掌握,多哭一點起來放。

 

  「……然後啊,那邊的女人每個都熱情到好恐怖,讓我每天被人夜襲的時候都想起我親愛的皇后啊。」發現逸黔哭得差不多了,錫斯特硬把她的頭抬起來,看著她哭紅的雙眼下了個評語。「喝到假酒,哭瞎了啊?」

 

  「妳媽生你之前才喝到假酒。」把淚水抹在早被她哭濕的衣服上,逸黔深吸口氣、平復好情緒。「再去那邊三十六趟,他們就會答應開通官方船。」

 

  她早知道這次錫斯特去魔法大陸不會有好結果,這在錫斯特心裡也是意料內,畢竟跨越大陸的時候要度過的海洋未知的危險太多,沒有一個大陸會想要輕易開放船隻通行,別塊大陸的人可以死,自己家人死可不行。

 

  不過現在有可以看見預言的她在,加上神魔大陸的黑魔法控制機械大陸的機械船,只要再有可以做為動力得大量元素魔法配合,跨越大陸這種小事,完全不足為懼。

 

  「那妳陪不陪我去,沒有妳在,我天天都差點被夜襲啊。」錫斯特嘟著嘴,露出自以為很委曲的表情。

 

  「去啊,當然去,不然我的國王移情別戀怎麼辦?」逸黔笑著捏他的臉,她當然知道錫斯特不會移情別戀,因為她看得到未來的一切。

 

  不過……這次出去一趟,出乎她意料,把她的過去調查得清楚的錫斯特……還是看緊一點好。

 

  錫斯特左手牽起逸黔的手握緊,右手扶著她的腰,也不管她的雙腳順勢踩上自己的腳背,領著她就在陽台跳起舞來。

 

  「對了,兩百年後的我沒用了,殺了吧。」感受到風吹拂著自己的臉頰,逸黔閉上眼睛,繼續看未來。

 

  兩百年後的那個她不能用了,只不過把幾百年來的記憶還她,記憶混亂就快瘋掉了,是不是讓她太早面對這一切了?畢竟她還在就學,身為那個時代的大陸上唯一看的到預言的人,嬌生慣養到受不起打擊。

 

  「看起來要像自殺還是他殺?」全世界可以把「自殺」說的這麼輕鬆的,也只有他的皇后。

 

  可以讓神魔大陸令人畏懼的黑魔法詛咒能利用到幾百年後的,也只有他的皇后。

 

  「跳樓好了,反正她現在壓力正大,自殺也是剛剛好而已。」背負整個大陸的期望,她不壓力大才有鬼,不過大部分的壓力都是自己壓上去的。「話說幹嘛拉著我跳舞?我正在看預言,頭很暈。」

 

  「自己看啊,預言師。」嘖嘖,連紀念日都忘記了,預言師也當得太認真了。

 

  「沒時間。」要是有閒時間可以看自己的未來,她就不會煩惱到每天要大哭一場來發洩壓力。

 

  錫斯特沒有回答,只是帶著她一直轉圈圈,就像故意跟她唱反調一樣,硬要讓她頭昏眼花。

 

  「錫斯特,真的別鬧了。」雖然她習慣錫斯特鬧,但是風一直吹她的頭髮,搔到臉很癢。

 

  「不要,都要到我們結婚紀念日了,我的皇后還在當工作狂。」娶到這種皇后,他……也只能認了。

 

  「人都還活著,紀念什麼?」她就是搞不懂皇室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都要搞得很盛大,去年的結婚紀念日也是,還開個大宴會,逼她跟錫斯特跳一堆舞、收一堆機械大陸其他國家貢獻過來的賀禮、吃一堆各地的美食……搞到整天都沒時間看預言,忙到都想把神魔大陸爆掉。

 

  沒想到這麼快就又一年,惱人的宴會又要來了。

 

  「那我們就死一死好了。」

 

  聽到錫斯特的驚人發言,逸黔睜開眼睛看著他,想看清楚這個人是聰明過頭還是笨到極點。

 

  「兩天後『預言師』就要死了……」錫斯特暗示著她計畫好的未來。「我這麼愛妳,陪葬一下也不過份吧。」

 

  「你這麼想死,就自己去死。」前年的登基大典這傢伙才裝死出殯一次而已,這個國家的人大概都不會被騙了。

 

  兩天後殺掉以後的自己也不錯,殺了她之後,剩下的機會就只能都賭在五百年後的自己身上。

 

  「我的皇后不陪我?」停下腳步,錫斯特低下頭用雙唇堵住逸黔的回答。

 

  反正無論回答是否願意,他都會讓她陪伴自己一輩子。

 

  誰叫妳要讓我愛上妳,我的皇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