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識空間待了一下,我立刻回去看預言,當我看到炩十幾年後還在我身邊,終於放下心來。

  要是少了炩我會瘋掉吧,畢竟炩陪我這麼久……可是現在確定牠是那些神子製造出來的,就代表那些神子也可以隨時把炩收回去,只要我確定不參加神子戰爭,她們也就沒必要把神力用在我身上。

  我想保住炩,就只能選擇參加或者繼續和她們這樣拉鋸下去,可是還有以前的我在亂……

  我睜開眼睛,錫斯特的衣服近在眼前。

  差點忘記現實的事了,神識空間跟預言空間跑幾趟,差點忘記錫斯特,還有插在甲板上的那些鐵條。

  我轉頭看了那些鐵條,真心覺得以前的我沒有這麼簡單就放過我,雖然她也沒有要殺我的感覺,可是不小心把我殺了也不是不可能。

  現在的問題在她比我強太多,要反抗只能用那種看的到結果的預言……不管怎樣,現在先回船艙去,至少忽然攻擊人的服務員比天上掉下來的鐵條好處裡很多。

  我抬頭看錫斯特想叫他放手,結果卻看到他閉著眼睛在休息的樣子。

  我剛剛緊張的要命,他站著睡著了……

  ……雖然知道炩的事情是我一個人的事,但是看到錫斯特這麼冷靜的睡著,默默的,有點火大起來。

  以前的我在鬧我的時候他們被波及到也大概是這種感覺吧,而且感覺還會更糟,畢竟他們根本就是掃到颱風尾。

  三笨蛋還可以解釋成他們覺得很好玩,所以接受我待在這個隊伍,但是錫斯特呢?如果只說是為了帶我回神魔大陸給他家裡交代,太難說過去了。

  要是說我跟他同命,倒楣事會互通……這樣還比較讓人理解。

  以前的我要是接下來太過分我就找機會離隊好了,只要別再加入其他隊伍,冒險者公會的「不可擅自離隊規範」就對我起不了作用。

  反正以前的我也沒說清楚要我跟錫斯特他們一起行動,分開對雙方都好,我可以專心練習預言能力,他們可以去解他們想解的任務。

  就再賭一次就好。

  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好下定決心。

  最後一次把自己留在這個隊伍的機會,只要以前的我再出來鬧,我就退出,專心應付她。

  「沒有妳,等等我被沙娜燒了都躲來不及。」錫斯特的聲音有點嚇到我,睜開眼睛前我下意識地把腳踩到他腳背上,他沒有哀嚎。

  我睜開眼睛看著他,是剛睡醒還是根本沒睡?

  「身體剛睡醒,靈魂一直在妳身上。」錫斯特低下頭,用著很帥氣的笑容看著我。

  忽然好想打他,怎麼辦?

  「妳最好別想要退隊,沙娜跟紅楓不會放過妳的。」這種恐嚇用在「現任」隊員身上好嗎?

  「我剛剛有說話?」我記得沒有,如果剛剛錫斯特根本沒睡我又把心裡話說出來……應該沒有說出來。

  錫斯特的笑容有點詭異,我說出來了,而且他應該聽到不少。

  「我是用心靈相通聽到的。」最好是可以心靈相通。

  「……你知道我現在想什麼嗎?」要玩心靈相通這種把戲,去找不知道他本性的人比較容易成功。

  「想把我踹下海裡。」錫斯特毫不思考的回答讓我有點嚇到,不對,應該是我的表情太明顯了。

  「我要回去睡了,沒事不要叫我。」離開錫斯特身邊,我真心覺得應該好好睡一覺然後乖乖來看每一天的預言。

  就像錫斯特說的,如果我不想被紅楓跟沙娜追殺,那就最好別退隊。

  回到房間,我把炩從口袋裡拿出來放到床邊櫃上,人倒向一旁的床鋪。

  床鋪很軟,才剛躺下,就有點昏昏欲睡。

  「炩。」我偏著頭看炩,牠還在睡,是那些神子的力量不夠或者是又想要跟我聯絡的前兆。

  真麻煩,希望等睡醒後就不需要管這些麻煩事了。

  我閉上眼睛倒入飄滿未來的黑暗之中,看著滿天飛舞的預言,我躺下來在這片黑暗下再度閉眼,睡覺。

  睡覺已經變成人生最大的樂趣了,只有這時候才不會被以前的我還有那些神子騷擾,至少被騷擾了我也不會立刻反應過來。

  這次我睡得很久也睡得很沉,睡到我睜開眼睛才發現紅楓抱住我,她睡的很熟,抱著我漂浮在房間的空中,伸手就可以碰到天花板。

  『我肚子餓了!』我低頭看,炩在床頭櫃上看著我。

  我現在是下得去嗎?

  「紅楓,紅楓?」我搖了搖紅楓,她咕噥了幾句,轉過頭繼續睡。

  紅楓沒有把我抱得很緊,要離開她的掌握不難可是……

  我往下看,實在很不想跳下去,我們離地高度都比我身高還要高了。

  『快點帶我去吃飯!』

  「知道了。」算了,反正現在不下去我也不敢睡了。

  我抓住紅楓的手,小心的把腳慢慢移開紅楓身體上。

  剛開始只移開一隻腳,感覺有點恐怖,一雙腳都離開的時候身體震了下。

  紅楓完全不動,彷彿她睡的是平地一樣。

  我看了下紅楓,現在我只要放手就可以跳下去了……現在說我有懼高症要炩去叫救兵來得及嗎?

  ……算了。

  深吸一口氣,我做好準備後,放手讓自己掉下去。

  落地的時候本來是腳掌著地的,但是力道有點大所以腳踝拐了一下、接著我就跪坐了下來。

  「好痛……」紅楓的睡姿也太糟糕了吧。

  我揉了揉腳踝,先把旁邊床上的床墊拉下來擺在紅楓正下方的地板上,確定就算紅楓掉下來應該也不會怎樣後,我才把炩抓起來放到我脖子上,出去找東西吃。

  「要吃肉嗎?」我走到樓梯旁,看著牆上的地圖一下後就往餐廳去。

  這艘船的船票錢貴得不是沒有道理,雖然這是我第一次坐船,但是一到餐廳門口,我就知道船票錢很值得,至少對炩來說很值得。

  『烤全豬!』

  入口右邊,擺的全部都是肉,我認識的這邊全部都有;左邊,基本上都是青菜,看起來有點像草原。

  『烤全豬!』

  我看到炩脖子伸的老長,只好先不管這個餐廳裡正在用餐的其他人,立刻往烤全豬那裡去。

  炩一直在我耳邊吵著要吃整隻烤全豬,我確定牠吞的下,但是我不想拖一隻豬回房間。

  所以我蹲下身拿了個大盤子,盡量夾很多肉就隨便找個座位坐。

  坐好後,我把裝滿肉的盤子擺在桌上,手就擺在桌上讓炩可以爬下來吃飯。

  炩一開始吃東西就很安靜了,我看著炩拼命吞著肉,偶爾也伸手捏幾塊起來自己吃。

  好像以前的生活一樣,每次帶炩到餐廳去吃飯,我下意識地把耳朵關起來、炩吃的很開心也沒說話。

  這時後安靜得很適合看預言,我閉上一隻眼睛看,炩還會叫我去拿幾盤、沙娜他們等等會過來,錫斯特會絆倒手上端著一杯加料果汁的服務生,果汁打翻在地上會冒出橘色煙霧……

  為什麼出現圖片了?

  我睜開眼睛看炩,伸手阻止牠把盤子連著最後一堆肉吞掉。

  剛剛的未來也看得太清楚了……

  『還要!』我壓壓炩的頭,閉上一隻眼睛看到:把牠放在這裡,牠會被抓走。

  「再等一下。」我在心裡倒數三秒才站起身,抓著炩去端第二盤肉。

  看到炩盯著我慢慢夾到盤子裡的肉,好想把牠丟在這裡,不過我還是盡快夾好肉,回去剛剛的座位。

  這次我注意到這間餐廳裡面的人了,應該是船上的工作人員,旅客人很少很好認。

  原本以為只有我抬頭看他們,坐定之後看預言,發現他們也在看我。

  是以前的我用的吧,算了,別去招惹她,雖然看不到那杯果汁以外她還動什麼手腳,我還是乖乖在這裡等炩吃完。

  等炩吃完這一盤,我再去幫牠夾的時候錫斯特他們三個也來了。

  沙娜看到我很開心地直接走過來,錫斯特則是慢了她跟禔傑兩步,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伸出腳絆倒手上端一杯果汁的服務生。

  看到倒在地上的服務身拼命想遠離正在冒橘色煙霧的果汁,錫斯特勾起嘴角笑得很開心。

  「別恐嚇別人。」我坐回去把炩跟肉都放到桌上,回頭瞪著錫斯特,他正要抓住過來詢問他有沒有事的餐廳主事。

  沙娜拉開我身邊的椅子坐下,禔傑往素食那一區走過去。

  「嘖嘖,餐廳的果汁連地板都可以融化,我也不能有意見嗎?」我看著錫斯特,他沒幾秒就放棄恐嚇別人的念頭,過來跟我們坐一桌。

  他坐在我另一邊,身上溼答答的。

  禔傑跟沙娜衣服都很乾,為什麼就他一個人濕掉?

  「船現在陷入黑魔法陣,漩渦跟冰山都出現了,等等一起去看。」錫斯特伸手跟炩搶食物,我看炩吞完兩盤的時候就飽了。

  炩咬了錫斯特的手一口,接著又繼續吃肉。

  「分我吃一點又不會怎樣。」錫斯特收回手,把炩咬在他手背上的兩個紅點展示給我看。「炩亂咬人了,主人你要怎麼賠償我?」

  「我管得不是很好?」船這麼平靜他說有漩渦跟冰山就算了,亂吃炩的食物活該被咬。「食物的怨念是很重的。」

  『還要一盤!』炩吃完這盤肉,我起身再去端了一盤肉。

  錫斯特走在我身邊,我夾什麼他就夾什麼。「以前的妳跟妳沒關係,不要在意。」

  「我也希望。」要是沒關係,她幹嘛要一直整我。

  「如果妳們一樣,幹嘛不整回去?」錫斯特夾了兩塊牛肉到我手上的盤子裡,我低頭看了一下……炩只吃肉這樣好嗎?

  「我不會贏。」沒有勝算的事情,沒必要故意去做。

  夾完一盤肉,我看了錫斯特一眼,他的表情有點詭異,在想什麼?

  回到座位,我把肉放回炩桌上,又去另外一邊夾青菜,錫斯特不知為什麼又跟著過來,到底想說什麼?

  我夾了半盤菜,炩要是不吃,這個量我還吞的掉。

  錫斯特一直跟到我要回去的時後才說話,手上什麼都沒拿。「妳不反抗,她不會放過妳。」

  我抬頭看錫斯特,他剛剛說了甚麼?

  「等等去甲板看就知道了。」錫斯特低下頭,我轉身回位置看炩吃飯。

  「逸黔不吃點東西嗎?」沙娜用紙巾擦嘴,笑著看我。

  「沒胃口。」看到炩一盤接一盤吞,不吐就很好了。

  「至少也喝點湯。」沙娜話才說完,禔傑立刻推了一碗濃湯過來。

  我低頭看著那碗濃湯,都推過來了不喝也浪費。「謝謝。」

  「紅楓剛剛一直說妳臉色不好,一直說等妳睡醒要把這裡的湯都端給妳喝。」沙娜的笑臉讓我感謝炩有叫我起床。

  喝完湯、再去幫炩拿一盤肉回來,等牠跟錫斯特都吃完之後,沙娜跟禔傑先回房間,我拜託他們把炩也帶回去,畢竟炩現在真的有點重,我跟錫斯特則是往船艙外走。

  不管錫斯特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願意跟我說以前的我到底在想什麼,總覺得我只要努力去搞清楚什麼事,就不會有好事。

  我們走到甲板上,看到的東西有點莫名其妙。

  「……不是漩渦跟冰山?」我看著黑暗天空下跟海平面中間的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漩渦跟冰山。

  那隻在對船噴火的……是海怪吧?

  「來這邊看比較精彩。」我還在發呆,錫斯特抓住我的手走到船邊。

  我們剛走過去,那隻海怪立刻嘲我們噴火,我嚇到倒退幾步,錫斯特卻抓著我不讓我跑!

  「錫斯特!」這整狀況不跑是想要躺在餐廳裡面當別人的晚餐嗎?

  「別緊張。」錫斯特硬扯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他身邊。「這艘船還蠻不錯的。」

  海怪噴過來的火打到船邊,就像被什麼擋住一樣沒有打到我們。

  不過近距離看到火噴過來還是很恐怖,我強忍住自己想把錫斯特踹出船的想法,抬頭看他。

  「你剛剛說的是甚麼意思?」為什麼我不反抗,以前的我就不會放過我?

  她哪次整我,我沒有反抗?

  錫斯特斯思考了下,忽然把我攔腰抱起來,直接往船外跳!

  「你在做甚麼!」他想跳海幹嘛找我陪葬!

  錫斯特臉上的笑容依舊很有餘裕的感覺,應該說他每次都是這樣。「反正我說妳也不會信,實驗看看就知道了。」

  「你要實驗什麼?」我抓緊錫斯特,如果只是跳海錫斯特隨便就可以把我們兩個用回船上,但是那邊的海怪往船這邊過來了!

  「她用這個黑魔法陣要陰妳。」錫斯特說的我懂,所以我點頭聽他說下一句。「那就讓她陰啊,反正她也沒有下一個『逸黔』可以玩了。」

  我露出完全疑惑加上有點厭惡的表情給錫斯特看,錫斯特先看著遠方正努力過來的海怪,然後再回頭看我。

  「上一個妳在三百年前誕生、上上一個在五百年前,那下一個還趕得上神子戰爭?」對了,一百年後的神子戰爭……時間神子也說以前的我並不是沒有要參戰的意思,也就是說……

  我還沒想清楚,我們兩個已經掉到海裡面了。

  錫斯特用眼神示意我要將嘴巴閉緊,早在碰到海面之前我就閉上嘴了,要死也沒必要死這麼快。

  最好錫斯特的假設是對的,不然我一定要把他踹下海幾百次!

  我放開抓著錫斯特的手,踢著腳往上游,還沒游到海面上氣就快斷了,幸好最後還是讓我撐到水面上。

  一到水面上我拼命的喘氣,這輩子從來沒有游泳過,不知道會喝到這麼多水,有點嗆到了。

  錫斯特也跟著浮了上來,我們兩個就跟那隻游過來的海怪對看。

  近看才發現……牠跟之前吞掉紅楓的魚一樣大,脖子很長、身體很圓大,雖然比船還要小,但是要吞了我們兩個綽綽有餘。

  「現在?」我們是要乖乖被這隻海怪吞了,還是等船開過去,我們就被船撞死。

  錫斯特從衣服裡面拿出一張油紙,上面畫的……是船的空間分布圖嗎?餐廳旁邊是娛樂室,真的是船的空間圖。

  「等等回船上,我們先去控制室一趟,聽說可以跨越大陸的船都是無人駕駛,那邊應該會有很有趣的東西。」……如果我是我們面前的那隻海怪,我絕對會一口吞了眼前的人。

  錫斯特到底有沒有把海怪當一回事?他對自己的假設也太有自信了吧。

  我不管他的興奮看著眼前的海怪,錫斯特不打牠、我也不看預言,牠就真的不攻擊過來。

  以我的角度應該要開心錫斯特跟我說的正確,而且我們也沒被海怪吞掉,但是看到海怪不吃掉我們忽然有點火大起來,這種沒有自我意識、任由以前的我操弄的海怪讓人很火大。

  「對吧,妳要是不反抗,以前的妳也會很火大。」錫斯特笑著看我,我又說出來了。

  「所以反抗會怎樣?」

  錫斯特收起那張油紙,抽出漂到海面上的劍指著海怪,射出一道黑火。

  那隻海怪噴火擋住了黑火,伸手……不,是魚鰭吧,牠的魚鰭從海中劃破海面,朝我們這邊打。

  錫斯特拉著我往海裡潛,我立刻閉上眼睛,再張開的時候看到一堆破碎的木板、木屑在我前方……我人還在海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