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斯特拉著我再度浮上海面,海怪跟我們繼續對望……

 

  以前的我應該是很想訓練我的預言能力,錫斯特出手挑戰她的結果是船底破掉一點點,我們再不想辦法解決掉海怪跟修補船,就會被沈船的漩渦一起捲到海底作伴。

 

  但是光錫斯特出手下場就這麼慘,要是我「反抗」失敗,後果會怎樣?

 

  「放心吧,她不會讓妳死。」錫斯特抓緊我的手臂,大概是要我注意他或者是給我一點勇氣吧。

 

  面對這種海怪,我還真需要勇氣。

 

  「不說你會保護我?」我還以為錫斯特會這樣說,每次出事,他不正經的機率就會增高。

 

  反抗啊……擊退海怪跟補船成功的未來想要看到,只有那個方法了吧。

 

  錫斯特拉著我的手沒放開,但是他將我的身體轉了半圈,讓我們面對面。「如果有事,我會跟妳一起死。」

 

  話說完,他手上凝聚一團黑火朝我頭上打下,我反射地閉上眼睛、脖子也縮了一下,不過很快,我又張開眼睛看著燃燒在我身體周邊的黑火中飄蕩的預言。

 

  「……我錯了。」他還是繼續說:以前的我不會讓我死,這樣比較好。

 

  「平安到達機械大陸的方法。」我說出一句話清空眼前的預言,只剩下一個可能性還留在我眼前。

 

  點開來看,以前的我真的是不想讓我死……前提是她沒有「不小心」殺死我。

 

  「……錫斯特,去海怪身上。」我話說完,海怪右鰭打過來。

 

  錫斯特立刻抓著我再度往下潛躲過海怪這次攻擊。

 

  剛剛有先看到錫斯特會有這樣的舉動,所以我早有準備地閉氣避免又吞到水。

 

  錫斯特就算潛到水面下還是盯著水怪避免牠有什麼動作,我則是一手拉開錫斯特的衣領、另一手拿出他剛剛展示給我看的油紙。

 

  等我們浮上水面,我立刻把錫斯特推開好把紙展開來。

 

  我們現在在船的這一面……船吃水深度也剛剛好,直接把船底砍了可以最快解決這件事。

 

  我摺好油紙很努力地往前進,雖然我還不是很適應在水中移動,不過都可以剛剛好躲過海怪的攻擊。

 

  我在預言裡這樣看到,所以很確定的用著最快速往前游。

 

  船因為剛剛的幾次衝擊停了下來,我游到船身一半的時候停下來,身體往右轉看著已經游到海怪身邊的錫斯特。

 

  「逸黔!」雖然早知道他要叫我,但是對於他浪費我時間的叫喚,我還是有點莫名火大。

 

  「預言。」我大吼回去,要他爬到海怪身上不是我的決定,是預言看到的。

 

  回答完我繼續往前游,希望海怪從我身後掃過來的鰭不要掃到船的太上面,我記得控制室在接近船底的地方,等等還要回控制室想辦法解決這個海上的黑魔法。

 

  船的毀損隨著我的移動越來越多,甲板上的人也漸漸增加。

 

  我抬頭看了一下,除了工作人員跟另一個冒險隊的所有人,禔傑也出來了。

 

  「禔傑,幫海怪切掉船底。」我對著他大吼一聲,接著轉頭看錫斯特。

 

  他已經爬到海怪身上,盡力在那個滑溜的身體上找海怪的弱點。

 

  「往後三步,停三秒後往左八步。」對錫斯特說完,我環抱住自己的腳,接著就被禔傑用起來的水柱沖回甲板上。

 

  本來腳會因此扭傷,不過我先保護住了就只有感受到接近扭傷的那種痛楚而已。

 

  我起身往甲板外看,禔傑已經用一道水刀把船底切破。「小心別讓錫斯特掉進海裡,兩分三十六秒後用海水澆熄船身的火焰。」

 

  要快點把船修復,不然就要沉了。

 

  我衝回船艙裡面去找還在房間的沙娜跟紅楓,紅楓還在睡覺,沙娜倒是醒了。

 

  當我打開房間門,沙娜正抱著剛從空中掉下來的紅楓,露出微笑看著我。

 

  「黑魔法陣怎麼了嗎?」沙娜看到我,抱著紅楓的動作沒有改變,笑容也依舊平靜。

 

  雖然早在預言裡面看到沙娜會是這樣的反應,但是……他們以前到底經歷是怎樣的冒險我就不想去想像了。

 

  「沙娜,往那個方向用一道大概……跟我的肩寬一樣寬的火柱,可以嗎?」我指著房門口,沙娜的火柱對於正用黑火攻擊海怪的錫斯特有很大的幫助,至少可以擋下海怪轉過脖子後的火焰攻擊。

 

  「要多遠?」沙娜笑著看我,但是笑容更加燦爛了。

 

  「跟這艘船的長度一樣遠。」沙娜的火焰會打太遠害附近的水鳥跟跳出海面的魚群受害,不過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至少預言顯示是這樣,那就是這樣。

 

  我往旁邊讓了兩步,沙娜的姿勢依舊沒有改變,只不過看著門口的方向,默念幾句「隊長大人真是該死」之類的話,面前一隻手指距離遠的地方凝聚一顆掌心大的火球,下一秒長成為跟我一樣大的火球射出火柱直往船外衝。

 

  船身被沙娜燒出一個大洞,透過那個洞,我們很清楚看見那隻海怪再次向錫斯特噴火,他躲過了,一注水柱往我們這邊灌入,碰到沙娜前自動退縮回去,剛好熄滅殘留在船身上的火焰。

 

  「黑魔法變出來的?看起來很像紅楓喜歡的恐龍呢。」沙娜的話不算很大聲,不過效果十足。

 

  我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轉頭看沙娜,已經看不到紅楓的身影。

 

  「看到禔傑的時候請他不要讓紅楓碰到海怪。」我拿出油紙,看清楚控制室要怎麼走之後就慢慢走了過去。

 

  去控制室只有一個原因,這艘船的動力絕對不是風力或者魔法,剛剛幾次潛進海裡還來不及閉上眼睛的時候有看到船底奇怪的東西。

 

  控制室在船艙的最下面,不過我走沒多久就到了。

 

  外面三笨蛋跟錫斯特還在忙,紅楓要抵擋禔傑的阻擋她去靠近海怪所刮起的風就足夠撐住這艘船;這樣的說法感覺紅楓很強,不過預言這樣顯示、船也沒有進水。

 

  走著,有點飄起來的感覺,紅楓已經用能力浮起整艘船了。

 

  我走到控制室外,這邊的開啟方式跟我學校一樣,都要看到下一組開啟密碼才能聲控打開門。

 

  連控制室都進不去的船,想當然只有以前的我可以讓它成為大陸間的通行用船。

 

  我說了密碼、打開門進去,裡面又是密密麻麻的機械。

 

  眼前的預言文字展開的樣子已經擋住我所有視線,不過唯一的可能性展開後,連我每個步伐跨多遠都詳細的寫出來。

 

  還真方便。

 

  我往前走了十三步半再往右走六步,伸出手,在眼前完全看不到的一大排按鈕上摸索出正確的排列,接著按下幾個按鈕,把推進船的備用機器放到水裡。

 

  只用這樣勉強能讓船前進,不過只解決水怪的事情,兩小時後紅楓跟沙娜會無聊到睡著,到時候連禔傑也沒辦法當作助力,船還是非沉不可。

 

  所以我往左邊再移動兩步,拉起一個東西,對著它輕咳了兩聲。

 

  接著,按下它前方的一個小按鈕。

 

  「錫斯特,往前五步、往後一步再往右兩步,手上的動作不要停。」錫斯特現在還在用黑火攻擊海怪,不過還要一邊阻擋紅楓的攻擊,還真辛苦他。「禔傑,不用阻擋紅楓了;紅楓,正面碰不到海怪,從牠的脖子那邊過去。」

 

  禔傑沒再阻擋紅楓,她自然也停止了刮起船的強風。

 

  瞬間船砸落海面,撞擊力讓控制室天花板一些東西掉下來砸到我的身體跟手腳,如果我閃,所有掉落物都會砸到頭,所以我選擇讓自己的手腳阻擋大部分的東西。

 

  在東西落下前我先用手握住了手上的東西,如果讓錫斯特跟三笨蛋聽到聲音他們會衝回來。

 

  「紅楓……」手腳有點流血……沒看到未來我有沒有包紮,大概還好吧。「到海怪脖子後面,有一個突出的點割開來可以看到恐龍的小玩偶。」

 

  「錫斯特,用黑火……攻擊那裡。」頭有點麻麻的,不過流的血好像不多,而且再十分鐘就可以解決海怪跟黑魔法。

 

  「禔傑,把海底的土沖到船底附近;沙娜跟禔傑……找會土魔法的人……一起修補船底。」上一個的業主就會土魔法,以她的能力加上禔傑、沙娜,把船底補回來不用多久。

 

  海怪紅楓跟錫斯特可以解決,剩下黑魔法……黑魔法……黑魔……後面!

 

  我按下小按鈕好讓聲音傳不出去,無論是尖刃刺進我身體的聲音,還是我吞不下去、從齒縫漏洩出來的呻吟。

 

  雖然有看到、雖然知道被以前的我刻意用黑魔法控制的人刺一刀是最好的選擇,但,還是好痛。

 

  「嘻──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聽到腳步聲疾走還有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

 

  攻擊我的人不是故意的,控制他的人是。

 

  『我不是警告妳不要再用這種預言?』我轉過身,拖著身體往後六步再往左轉,關掉冒出這段錄音的機器。

 

  如果不是想一次解決所有事情,我幹嘛用這種預言?

 

  雖然很方便,但是要清除它的麻煩遠超過它帶來的好處。

 

  我摸了摸剛被刀刺到的傷口,這個傷口是身上最大的一個,不過我身上的血只要流進海上的黑魔法陣裡,就可以跟用了以前的我的血所創照的黑魔法互相抵消,至少我的部分可以互相抵消,剩下的交給錫斯特跟三笨蛋就好了。

 

  離開控制室,我扶著牆壁慢慢走回房間,順著沙娜剛剛燒出的大洞走到船邊,看著船外被預言背景染黑的海水還有白色的文字浪花,坐了下來。

 

  背部靠著船身,讓血慢慢流到水中抵銷黑魔法中屬於我的那部分執念。

 

  「錫斯特──黑魔法陣……」我話還來不及說完,紅楓發現海怪開始變形成她不喜歡的樣子一時驚愕所吹起的狂風已經將我吹離船上,往海面摔去。

 

  因為眼前預言擴張的關係什麼都看不到是我現在最慶幸的一件事,既然看不到現在,只要相信未來就好。

 

  我在預言文字中看到:

 

  自己掉到海面上,錫斯特立刻跳下海怪的身體、紅楓下意識地把我捲上天空。

 

  跟前任業主快要補完船底的沙娜用火柱打紅楓,讓她暫時停止刮開我全身傷口的風魔法。

 

  在沙娜身邊的禔傑用大量海水把我包覆住送回甲板上,順便也把錫斯特送了回來。

 

  包覆住錫斯特跟我的兩顆水球破了後,錫斯特立刻幫我除去身上的黑火,並且叫船上的人員立刻去找急救箱,眉頭皺著、表情帶著猙獰。

 

  沙娜跟禔傑補好船底後跟紅楓毀掉變形一半的海怪,錫斯特在紅楓跟禔傑回來後,跟沙娜一起用大量的黑火,朝再度開始生成奇怪東西的黑魔法陣中心射去。

 

  黑魔法陣在兩分鐘之後像破碎的鏡子一樣裂開。

 

 

 

 

 

  現在的我進行到掉到海面上,傷口跟鹽水撞擊感受到的雙重痛苦這邊,之後的預言看得不怎麼清楚,不過黑魔法陣跟海怪解決了,接著的事、接著再說。

 

  就算什麼都可以先知道,全身傷口被鹽水浸泡的痛,還是痛到讓我再也無法集中精神,就算我早就先看到這一段的現在,也無法先適應起來放。

 

  閉上眼睛休息,我靜靜等到「未來」進行到我的傷口被包紮完畢,船也隨便用海裡的土修補好的時候。

 

  等我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紅楓會抱著我躺在我們房間的床──我拉到地下的床墊上。

 

  炩會在旁邊看著我們,在我睜眼之前咬了我十五次。

 

  沙娜跟禔傑兩個沒事做去甲板看風景,錫斯特則是到了控制室外想要進去。

 

  昏睡到炩咬我的部分,我睜開眼睛,眼前雜亂的預言擋住我所有視線。

 

  不過我知道纏在我身上的手腳是紅楓的,正在咬我脖子的牙齒是炩的。

 

  「炩,不要咬了。」我勉強從紅楓的懷抱中抽出手去摸炩,牠纏上我的手又咬了一口。

 

  『妳是我的東西,不准嚇我!』

 

  「知道了。」既然都用了眼前這種麻煩的預言,當然是要一次把麻煩事都解決掉。

 

  我看了把炩跟那些神子分開的方法,方法很簡單,只要我繼續用這種預言沒有被以前的我整死,我的預言能力就算有大幅度進步,也就是所謂的「神子力量」覺醒。

 

  這樣一來我只要犧牲看的到完整預言的力量,就可以取代那些神子維持炩的生命,缺點是我看到的預言文字中模糊的地方除了我的名字外還會隨機遮蓋預言文字的一部份。

 

  只不過是這麼簡單的代價,那就做吧。

 

  「紅楓還有多久才醒?」還有一個小時……黑魔法消失了,再兩天這艘船就會到機械大陸,一小時的等待有點浪費時間。「炩,去叫錫斯特過來。」

 

  我趁著炩爬到我手掌心時,捏了牠的頭。

 

  『妳不是不喜歡看到他?』炩每次對我生氣都會吐舌頭威嚇,可惜我現在完全看不到。

 

  「比起看到錫斯特,現在有更煩的東西。」想看到的東西都看到了,接著當然就要開始清掉眼前的預言。

 

  眼前的預言不清乾淨,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也會很麻煩。

 

  『不要,我寧可去吃肉。』

 

  「去咬錫斯特不就好了?」雖然也有看到炩不願意幫我去叫錫斯特的這裡,不過跟炩鬥嘴很輕鬆,以前只有我們兩個的生活現在想起來也很有趣。

 

  『不要,誰知道他有沒有病!』

 

  我閉上眼睛跟炩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一小時後紅楓醒了拼命的搖我,要我不要說夢話、要好好睡。

 

  好險我是醒著的,不然絕對要陷害她去跳海。

 

  我睜開眼睛隨便敷衍紅楓幾句話,就讓她半拖半抱去找錫斯特。

 

  房間的門很開放的破了個大洞,但是紅楓堅持要開了門才可以出去不然會被沙娜燒到屍骨無存。

 

  我們開了門、離開房間到控制室去。

 

  錫斯特還在門外嘗試進去的方法,只要以前的我不放行,他一輩子都只能在門外面罰站。

 

  「隊長,逸黔明明剛剛還重傷,都不乖乖睡覺。」一看到錫斯特,紅楓立刻跟他告狀。

 

  紅楓因為擔心我才說這種話,聽她這樣說我很開心,不過眼前幾乎看不到的視線要先解決。

 

  「錫斯特……」我小聲地說了錫斯特的名字,看見走到他身邊的方法。

 

  往前兩步、往右一步。

 

  跟著預言走之後,我來到錫斯特面前,墊起腳尖、伸出雙手,直接把他的脖子拉下來,在他毫無準備下吻住他的嘴。

 

  三秒後,眼前的預言乾淨多了。

 

  「好多了。」要用眼前的預言增加自己的能力,也不需要讓他們這麼煩的出現在眼前。「紅楓,我要回去睡了。」

 

  用個預言用到全身都是傷,再不回去好好躺著休養,還沒到機械大陸我大概就可以準備海葬了。

 

  放開錫斯特,我把炩纏回脖子上,慢慢的往房間走,走沒多久紅楓就跑過來拉著我回房間繼續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