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旅團,世界各地聞之色變的A級通緝犯。

 

  他們個個都是念的高手,各個都殘忍到破壞這個世界的一切在他們眼中仿彿跟呼吸一樣理所當然、不必在意卻又不可或缺。

 

  他們跟一般的盜賊團不一樣,很多目標別人要、他們不一定要,很多目標她們要,別人不敢要;甚至連寶物的主人都會快快獻出寶物,只希望自己平安無事。

 

  而他們得到的寶物,有些賣了得到的錢給慈善團體,有些扔了連他們自己都不甚在意;這就是讓人捉摸不定的A級通緝犯,通稱蜘蛛。

 

  這樣胡作非為的蜘蛛某位成員某天下午去了某個拍賣場逛街,看到某個拍賣自己的特別女孩,要價是:「我的買主必須要有一個特質,他或者他們必須與眾不同,讓人崇拜也好、讓人恐懼也好,只要夠特別就好。」

 

  台下的競標者們都看到她從主持人手上拿過麥克風說了這段話,但在她詭異的發言,全身湛藍的髮色、服飾底下,更讓人不能忽略的是她刻意低調的一句話:「我是藍嶺族人,招夜。」

 

  仿彿在說什麼只能跟親密好友說的秘密一般,自稱招夜的女孩很迅速且小聲地說完這句話,便把麥克風交還給拍賣主持人。

 

  那一刻,俠客看到自己身邊的人拼了命地想舉起手喊價,但是他們的手像是被黏在椅子上似的,怎樣都抬不起來。

 

  「藍嶺族啊……」那就表示現在他身邊這些想要喊價的人,都因為她剛剛說出口的話而無法行動了吧。

 

  藍嶺族是個傳說中的民族,大家都堅信他們的存在、他們會百分之百實現的願望,以及,他們完全不與外界聯繫、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的神秘。

 

  現在看來她說的話不是空口無憑。

 

  本來只是打算來這場拍賣逛逛的,反正旅團在休息自己也沒事做,不過現在……

 

  俠客舉起手,比了一個代表五萬元的手勢。

 

  招夜當下立刻轉頭看他,並且給他一個微笑。

 

  你們的團體很特別,請務必要介紹我認識大家。

 

  俠客彷彿聽到百公尺外的她這麼說,然後,女孩成為他這場拍賣唯一的戰利品,也是近十場拍賣來,第一次真的付錢買下的商品。

 

  五萬戒尼得標。

 

  等到拍賣整個結束,俠客去領了自己買下的商品。

 

  看著招夜走到自己面前,身邊的人投以的目光他很熟悉,是不甘、憤怒,還有要搶奪走他買下的商品的決心。

 

  「你好,請多多指教。」招夜很有禮貌地對他鞠躬點頭,一頭淡藍色的過腰長髮隨著她的動作像水一般流動。

 

  「請多指教,我叫俠客。」雖然說身邊的人越聚越多,看起來實在不是個打招呼的好時機,俠客依舊好好的介紹了自己的名字。「雖然我標下妳了,但是……」

 

  俠客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四周,招夜卻笑的悠然。

 

  「暫時,我找不到比身上刻印蜘蛛刺青的人更有趣的買主。」招夜口中的話讓周圍的人更加騷動,他們變的恐懼,並且漸漸退離。「要走了嗎?回去暫時的基地。」

 

  「……妳知道的還真不少,我還以為藍嶺族與世隔絕。」牽起招夜的手,俠客沒有在這個動作感覺到對方的恐懼不安,反而有點意外。

 

  這雙手上厚厚的繭,看起來不如她外表的光鮮亮麗。

 

  「為了她開心,我做了不少事情,包括拍賣自己。」這句話,讓俠客看著她的雙眼,有點後悔用五萬戒尼買下她。

 

  如果真的要買,她不只這個價錢的千萬倍;如果這句話早一個小時聽到,他會用搶的,就像他們的老規矩,想要的東西就用搶的得手。

 

  她什麼都知道,不只是藍嶺族以外的世界,是人心的一切,甚至不需要跟派克諾坦一樣經過碰觸這道手續。

 

  「走吧,我想團長會對妳很有興趣。」

 

  牽著她的手離開拍賣會場,俠客走得很快、招夜也跟著他的腳步前進絲毫沒有落後。

 

  他們走過大街小巷、穿越人群熙嚷,最後,走進一棟、棟林立的廢墟大樓間,進到了蜘蛛暫時的網。

 

  蜘蛛的頭、最初的六隻腳都在,一個站在招夜身邊,其餘六個人都看著闖入蜘蛛網的她,好奇她要怎麼掙扎。

 

  「我叫招夜,想見證你們可以胡作非為到什麼程度。」午後的和徐陽光透過破碎的水泥牆照射入廢墟中,在她的臉上映出燦爛笑容。

 

  這一刻,「招夜」誕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