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預言……』
 
  聽到不知道哪個神子叫我的聲音,我先努力想著要離開神識空間後才張開眼睛,眼前看到的預言文字又變深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如果順利才有辦法解決這個麻煩。
 
  我坐起身,頭頂剛好碰到天花板。
 
  紅楓又抱著我漂浮在空中睡,以前在魔法大陸的時候就沒有看到她睡姿糟成這樣。
 
  我深吸一口氣、吐出,做好準備後移開紅楓的手跳下這個空氣床。
 
  落地前有先從預言裡看到腳會受傷,但實際上落地了,腳還是無法避免疼痛。
 
  我站起身,抓起在旁邊床鋪上睡覺的炩丟進斗篷帽子,穿上斗篷、把床墊拖下床舖在紅楓的正下方,背起早就準備好的行李袋離開房間。
 
  身上的傷口還在痛,但是現在行動的時機是預言文字裡看到最好的時間,這次成功的話,可以清靜好幾年;失敗的話會被以前的我一時憤怒殺了。
 
  走在空無一人的客房區走道,腦袋開始胡思亂想;我有點後悔學會了可以在眼前直接展開、這麼精準的預言,回想起來,用這種預言的時候沒發生過什麼好事,倒是以前的我一直來亂,到每個地方都要收拾以前的我留下來的爛攤子,不是受傷流血,就是受傷流更多血。
 
  既然錫斯特說的那麼有自信,我就照錫斯特的推論試著反抗一下以前的我。
 
  一路往船隻的控制室去,我順路攔下一個正在巡船的工作人員,要他跟我一起走。
 
  乘客沒有權利要求工作人員做工作外的事情,不過金錢有這種魅力。
 
  把賭場撈出來的金幣拿幾枚給他,我們就一起進了控制室。
 
  「停船後半個小時你再下船,可以嗎?」我看了一眼因為第一次進到控制室興奮不已的船員,轉回頭繼續寫我要留給錫斯特他們的信。
 
  「可以啊,不過我對妳在魔法大陸被通緝的賞金也很有興趣,預言師。」寫好信,我把筆放在一旁,抬頭看工作人員。
 
  他說的話也在預言內,看得很清楚不過是個小問題。
 
  「我在機械大陸的通緝獎金是魔法大陸的兩倍,停船後十分鐘就會發佈。」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所以他才敢說這樣半威脅恐嚇的話。
 
  一般來說只有預言師是不可能跟戰士一樣自己成為一個冒險隊的,不過,預言師也不可能一直待在一般的冒險隊中。
 
  「那條食量很大的毒蛇是我的寵物,正在我身上睡覺,別把牠吵醒。」炩醒了就會吃了多餘的東西,我可沒辦法拖一個人的重量跑離錫斯特他們的視線範圍。
 
  把炩說出來,那名船員果然收斂一點沒有再說話。
 
  我把信摺起來,等等要交給紅楓請她轉交給沙娜,如果直接給錫斯特我會跑不掉。
 
  「對了,跟你買制服。」差點忘記還要先換衣服,不然會有更多麻煩。
 
  船員人數大概是客人的十倍,想要逃跑就一定要混進去。
 
  「十個金幣才賣。」他話說得直接,我也喜歡他這種直接。
 
  我把錢袋丟給他,不知道剩下多少不過他滿意地笑了。「現在脫下來?」
 
  「我知道你是神魔大陸的人,現在脫。」錫斯特拿到船隻的配置圖也是這個傢伙給的,神魔大陸……這次行動順利完成,我就不會到那裡去了。「我有拿一套錫斯特的衣服給你換。」
 
  我從行李袋裡抽出一套包好的衣服,這一套錫斯特好像很喜歡穿,只要衣服別太髒他幾乎都只穿這一套。
 
  「謝了。」他走過來拿走我拿著的衣服,順便把脫下來的上衣丟在我身邊的控制台上。「未來的神魔大陸皇后後補。」
 
  我拿起衣服,看著光著上身的他……雖然聞不太出來不過真希望他有沒有體臭。
 
  這次做的事情如果真的跟預言看到的一樣成功,那我跟錫斯特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再見面。
 
  等他把衣服都換下,我拿著他的制服、我的行李袋還有要給紅楓的信,離開控制室,隨便找一個房間把他的制服換上。
 
  接著就回房間去找紅楓,回去的時候她剛好起床,看到我似乎很開心。「紅楓剛剛都找不到逸黔,逸黔去哪了?」
 
  被從空中俯衝直下的人抱住,手臂跟胸口都有點痛。
 
  「找沙娜,這封信要給她的。」我把摺好的信拿起來,紅楓很好奇地想要伸手搶過去。「沙娜喜歡我的字,所以寫了很多給她看,幫我轉交。」
 
  「寫什麼字嘛,做這麼無聊的事情跟禔傑一樣忽然長高怎麼辦?」紅楓很不甘願地接過我手上的信,不交給沙娜也只是她自己受害而已。
 
  「我不會再長高了,我保證。」這次的事情完成,就再也不會長高了。
 
  在我保證之後,紅楓很開心地跑出房間去找沙娜,不知道她有沒有記得我現在穿著的是船員的制服。
 
  我繼續在船艙間亂晃,直到莫名的不舒服感消失。
 
  看向窗外,確認船停下來之後我立刻轉個方向去廚房,找個正在工作的人跟她一起把剩餘食材推下船賣給港邊的餐廳。
 
  然後揹著我的行李袋,往人少的小巷子鑽。
 
  錫斯特說以前的我希望我反抗、錫斯特說以前的我不希望現在的我死……結論,要反抗她就是要在她阻止之下死去。
 
  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逆轉過去,不過我看到了一個不可能達到的未來,無論是閉上眼睛看或者是讓預言漂浮在眼前,我都找不到短時間內我會死掉的未來。
 
  那我只要讓自己死了,就等於是反抗了吧。
 
  我很努力挑人少的地方走,不過機械大陸的小巷跟我們那邊不太一樣,不管怎麼走都看的到很多建築物,偶爾還會看到主要街道上面有幾個很像人類卻是金屬的物體在人群中行走。
 
  「任務要殺的龍。」在船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說的一句話確定目標,眼前的預言也跟著改變。
 
  不知道那隻龍在機械大陸的哪裡,至少不會在城鎮附近。
 
  跟著預言中的文字在小巷子中不斷拐彎,走了大概十分鐘,我拿出預藏的小刀把頭髮割掉,讓頭髮的長度只到達肩膀附近。
 
  五分鐘過後沙娜會發布通緝令,要是頭髮還是這麼長就很容易被發現,我把割下來的頭髮丟在小巷子的角落,繼續往郊區前進。
 
  大概走了很久因為腳有點酸,我看到眼前出現一條很大的馬路,要往龍那邊去一定要經過這裡。
 
  我在巷子裡站了一陣子,聽著外面的聲音。
 
  聽路人的談話來說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被通緝,預言裡看來是有,不過十分鐘前的預言寫的很清楚,我現在就會被抓到。
 
  代表未來正在改變吧。
 
  想順利逃掉還得看十幾次的預言,就算我現在改變主意也非看不可了,預言的文字已經佈滿我的眼前,就算不想看也得看。
 
  我繼續往前走,十五秒之後停下腳步,看著我面前的人。
 
  她站在巷子裡讓我看不太清楚她的髮色、她的面貌,但那一身粉紅色洋裝若是再澎一點就很有紅楓的風格,頭髮綁得很漂亮很有沙娜的感覺;她靜靜往前走了兩步站到陽光下,對我開口。
 
  「妳好,魔法大陸的預言師。」她低下頭,深黑灰的頭髮也跟著我打招呼似的。「妳可以叫我炎,我是神魔大陸的皇后。」
 
  她抬頭,我看到一雙無神的淺棕雙眼。
 
  「現任?」說出這兩個字的瞬間,我看到關於她的未來。
 
  她會幫助我逃離錫斯特他們,雖然她並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做什麼。
 
  「不,根據命運的指引,我會是下任神魔大陸的皇后。」她說得很輕鬆,表情卻也看不出任何喜悅。
 
  下一任……錫斯特的未婚妻之一?那她幫我的理由大概也就那幾項了。
 
  「我不會跟錫斯特回到神魔大陸。」我開口說出她可能想要的結果,畢竟她的出現不在我的預言之中,大概是未來在改變、又或者是她在我的生命中無關緊要。
 
  我只想快點擺脫她,好去反抗我的命運。
 
  「妳會去的,一定會去。」她話說得很肯定,我都不知道她這樣的堅定是哪裡來的。「因為,我看到這樣的未來。」
 
  我從文字細縫中看見她的表情依舊沒變,但我聽到的話讓我眼前的預言改變不少。
 
  她依舊會幫助我逃離錫斯特他們,但是在那之後,她會將我綁起來,送到錫斯特面前,並以最快的速度去到神魔大陸。
 
  這種作為讓人很難理解她的目的,至少我理解不了。
 
  「妳不是來阻止我嫁給錫斯特?」先不論她似乎可以看得見未來,錫斯特跟沙娜都表示過他們的大陸上也有預言師之類的職業。
 
  我在乎的是她到底想做什麼,就算她會幫助我到達目的地,但是達成那之後的事情,我想要盡力避免。
 
  「我只是看到我會來幫助妳,我就來了。」……她說的話一瞬間讓我想起以前遇到的那個小城主,還有以前的我。
 
  因為看到未來會發生,就這樣去做。
 
  以前的我也是這樣,就像小城主口中所說的「不是因為她有心推你們下地獄,而是,她看到你們下地獄的未來便順手完成那個預言。」,這種人。
 
  「……所以妳不在乎我要去做什麼?」看到她的眼神我忽然有點火大,難道錫斯特他們以前看著的我,也是這樣滿不在乎、毫無焦距的雙眼?
 
  我不在乎她要不要幫我,但是她真不想知道嗎?不想知道自己的舉動有可能斷送一個人的性命,不想知道自己的手上可以挽救多少的遺憾嗎?
 
  只要反抗預言……就可能改變一切、就可能救回重要的人,她難道不想?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還是根本沒看到她所謂的命運指引?
 
  「我要自殺,妳確定真的要幫我?」我刻意說出自己的目的,不是認為這次的「反抗」絕對會失敗,而是不希望她事後知道自己的手上死過人。
 
  她回答我,同樣的,面無表情。「命運要我幫助妳。」
 
  我眼前的一切被預言的文字阻擋,既然有一個現成的幫手,她看起來也不會愧疚的樣子,我便接受了她的好意,讓她帶我前往我的目的地──龍的潛藏地點。
 
  她得到我的同意之後便握住我的手,拉著我前進。
 
  我不知道她看到什麼,我只知道我看到未來的我會任她抓著走。
 
  其實我們兩個有點像,都很相信我們自己看到的未來,只不過我想看到的是我想要的未來,而她,比較像是以前的我……
 
  我們一路上走走停停,她沒有解釋什麼、我也沒有多過問;我們兩個沒有任何交談。
 
  就算不看眼前的文字我也大概知道,我們走出城鎮、上了馬匹、往很荒郊野外的地方去。
 
  一開始還在樹林中、後來她便帶我到海邊。
 
  我看著眼前不斷改變的文字,她依舊帶著我前進,但是在最後我跳進那隻龍休息的洞窟時,身邊已經沒有她。
 
  原本那個她會綁著我去見錫斯特的預言依舊存在,兩個預言之間只差在我隔了幾秒往下跳,也就是說,要怎樣的未來都取決在我的手中。
 
  雖然說本來就取決在我的手中。
 
  可能過了十分鐘或者半小時,看不見的時候真的很難去感受時間。
 
  我們到達了目的地上的懸崖,她扶我下馬,下一瞬間,我身體往前傾倒落入海中,她剛拿出來的繩子無用武之地。
 
  接下來會掉進海中,可能會撞到石頭或者一路沉到那隻龍所在的洞穴。
 
  眼前的預言文字混亂到──不仔細看都分不清哪一條是哪一條的地步。
 
  所以,就不重要了。
 
  『妳以為這樣就能逃過我的掌控?』
 
  不,我不認為自己真的可以反抗以前的預言師,但是要讓能掌控未來的人無法掌控,怎麼想,都只能選擇終結掉未來。
 
  「沒有未來,預言也就沒用了吧。」看得見的未來,只要努力去做都可以實現;但是看不見的未來,不知道目標在哪裡,根本沒辦法去努力。
 
  再怎麼努力去看,眼前,也只會有一片黑暗。
 
  『別忘了我活在妳的過去。』
 
  「妳自便。」我當然知道她活在我的過去,所以她能改變過去的我,讓我不會這麼早死……等等,好像想到什麼了。
 
  『虧我還特別幫妳安排一個情敵,不開導完她再死?』
 
  情敵……不是這個,剛剛腦中好像閃過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一個很重要的想法還是事情……
 
  『算了,我就去改變過去的妳好了。』
 
  就是這個!
 
  我睜開眼睛,眼前的預言按照我的想法重新顯示在視野中。
 
  天空跟海的湛藍映入眼底,我看到的文字只剩下一行──改變過去的方法。
 
  我伸出手點開來看,裡面只有一個步驟,只需要跟過去的我對話就可以改變過去。
 
  只要讓過去的我來改變一切,就不用搞什麼時間魔法那種麻煩死人的東西,也可以變動過去。
 
  ……現在才知道這個有什麼用?
 
  「我知道妳怎麼改變過去。」落海之前我只來得及說這一句話,海水灌入我的身體,眼睛習慣性的閉上,迎接到來的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