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他該追上去的,現在連人影都沒看見了該怎麼辦?

 

  「……表哥對不住,我該先問你的意思的。」若是一回這裡就先問表哥,或許還有追上那姑娘的機會。

 

  「你做得很好。」墨淵倒是笑了,笑得讓人如沐春風,「就照她的意思吧,你去請奏皇上,現如今最重要的是讓雲翳姑娘回來。」

 

  不管如何這事情都扯在蕭家那失蹤的雲翳姑娘身上,只要她回來事情就有解決的開端。

 

  「好,我會去稟報父皇。」明明表哥修為比較高在父皇面前說話也比較有力,偏偏以前他進宮參加宴席被後宮那些嬪妃的家眷太熱情嚇到了,現在若沒有要是還不願踏入皇宮一步。

 

  「不是稟報,是請奏。」若是不將事情鬧大,那位高人怎能看見?「明日早朝你務必在百官面前向皇上請奏,慕將軍尚未歸來,總要有人為慕家開口。」

 

  「我知道了。」私下講跟在大家面前講不都是為慕家開口嗎?到底哪裡不一樣了。

 

  洛凌峰心裡是百般疑惑,不過向來習慣聽墨淵交代的他隔日還是在早朝上對皇上請奏,請皇上下旨讓蕭雲翳改姓慕,他的主動出面在朝堂上可說是炸開了一片喧嘩。

 

  那幾行靈力書寫的文字還在空中,而且有人心一查就知道那字正好飄在蕭家上空,怎麼看都是針對蕭家,現如今開口替慕家說話不是跟蕭家對著幹嗎?

 

  雖說蕭家沒有多少人做官,可他們同時也從商掌握京城不少商業命脈,更有一兒一女各在宗門以及四大學院學習,他們這些人誰敢跟蕭家對上?

 

  就算那高人再強大,他一個人能比得過一個宗門、能比得過四大學院嗎?

 

  「蕭家女兒啊……」皇上冉冉鬍鬚思考半响才開口,不過不是回應那跪在堂下的洛凌峰,而是看向那蕭家二爺,「蕭愛卿,那靈力書寫可否屬實?」

 

  「回皇上,那都是一派胡言,下官多年來照顧大哥的女兒可說是無微不至,可沒想到大哥大嫂留下的財產太過龐大,引來賊人覬覦才想讓蕭家身敗名裂進而鑽這縫得到利益,真是可惡至極!」蕭連城也跟著到堂下跪著,還磕了幾個響頭證明自己清白,「昨日下官特地修書一封給在宗門的大兒子,今日一早便收到回信,兒說宗門內有一種靈器能集眾人之力在空中書寫巨大文字,那些字肯定是賊人用相似的靈器書寫出來的,那賊人怕是不只數人這般簡單。」

 

  聽到有靈器可以讓數人一起使用進而達到如此驚人的靈力書寫,有些人低下頭去估算,若此事為真那使用靈器的人怕也是不少,而且這已經都過半天了字還沒有消失也就代表他們有大量可以補充靈力的藥或者人數多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不過想到蕭家大爺留下來的那筆豐厚遺產,有些人費盡心思想要拿到手也並非不可能,別的不說,光是那金銀的數量很可能所有皇子的私庫加起來也比不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