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賊人怕也是蕭家的人吧,那字可是出現在蕭家正上方,莫不是蕭家自導自演?」朝臣裡也有不少天生就看蕭家不順眼的,即便他說的有點可能也有太多疑點未解,例如那字出現的地方也太準確,靈器的範圍可沒那麼廣,特別昨天以後住蕭家附近的人能閃則閃,留下的也不過就那幾戶平常人家,誰有能耐用靈器陷害蕭家?

 

  「照大人這番說詞,若是靈力書寫出現在大人府上那便是大人在搞鬼了?」蕭連城反諷回去,其實他心裡也慌的很,靈器那東西他家也不缺,怎麼不知道那有範圍限制,可昨天連夜找了好久也查不到那靈器到底出自哪兒啊!「兒在信上還說了,那類靈器堪稱上品,使用範圍定不如市面上常見的下品或者稍微稀有的中品那般狹隘。」

 

  「假設真有一群賊人覬覦蕭大爺留下的財產,可就這麼剛好一直被蕭大人『無微不至』照顧著的蕭姑娘在此時失蹤,許是真讓人打落懸崖了?」蕭連城才堵上一個人的嘴,下一個像是說好似地立刻又攻擊他,「蕭大人這些日子不是派人在森林裡探索,聽說也花了不少金子,就不知道有沒有探探那些懸崖之下?」

 

  言下之意很明顯,既是無微不至照顧,又怎麼這麼剛好人在這時後失蹤,而且花這麼多錢財探索這麼多天,連個線索都沒有;不懷疑你懷疑誰?

 

  「那錢財是蕭大人的私庫出的抑或是蕭大爺留下的?」另一個官員跟著唱和,兩人頗是默契,「就是花蕭大爺的也在理,畢竟那是他親生女兒,就是不知道那錢是不是也和蕭姑娘一樣掉懸崖下了,怎麼一點效果也沒有?」

 

  「此事太過巧合,蕭大人可有解釋?」

 

  「假設那賊人真救下了雲翳姑娘,無論是人或者已經故去都能趁此機會給蕭家更大的震撼進而獲利,可如今卻沒有半點動作,看來針對蕭大爺遺產的可能少了幾分啊。」

 

  「而且靈力書寫清楚寫下蕭姑娘身上帶毒、帶傷,蕭大人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啊。」

 

  「就不知道那是一人所為或者多人所思,就是上百人,怕宗門也不敢隨意對敵吧,畢竟那字在那裡這麼久還沒消退,那些『賊人』背後的勢力也不小。」

 

  對蕭連城的質疑聲浪一片倒,鬧得蕭連城不知道先辯駁哪個,偏偏他昨天徹夜想好的答辯都在這緊張下忘得一乾二淨,一心只想著他確實讓自己女兒解決掉蕭雲翳,那時沒想過後面有這麼多的問題,聽到人掉了懸崖也沒真的花多少錢去搜尋,就是做做樣子而已。

 

  「安靜──」

 

  得了皇上眼神示意,一旁的太監立刻出聲維持秩序,清脆的嗓音壓過了眾人,這才讓情緒激昂的人們稍稍消停下來。

 

  「凌峰,你支持蕭姑娘改慕姓,又是為何?」

 

  「稟父皇,昨日兒臣見天有奇景立刻上街查訪,卻不想遇到一位風姑娘對此事很是熱衷與兒臣聊了許久,之後兒臣向墨淵表哥提起此事,墨淵表哥說:『不是你找上她,而是她找上你』。」洛凌峰恭敬地語調讓現場更加靜謐,特別是他話中有話更是讓人在意,「當時墨淵表哥也在附近,表哥告知兒臣,風姑娘肯定在藍階之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li7330003 的頭像
pili7330003

斷風塵

pili73300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